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Login] [Registered]  
当前位置: 首页 > 热销商品

所有分类

浏览历史

© 2005-2019 心莲像往常一样十二点半醒来她却没听到李顺的脚步声和开门声。等到一点钟还是没动静。她的心咚咚咚地跳起来。检查铁轨是轻活绝对没安全问题,乡村的路对李顺来说比他手上的掌纹都清楚,她心头突然闪过迎春那明晃晃的眼神,心一惊全身一紧所有的瞌睡都远远跑开了,仿佛有鬼站在她床边一样。她迅速起身穿衣悄悄地走出门,她希望能听到李顺的脚步声或是咳嗽,可是乡村的夜晚那么安静地只剩下青蛙的鼓噪和喧闹的月光。她沿着屋后的小路向后村迎春的家走去,像做贼似的心里又恨又怕。铁锹靠在门边闪着冷光。她希望自己看错了可她熟悉自己家的铁锹就跟熟悉李顺那粗糙的大手似的,而李顺每次回到家总是将铁锹放在门口,几十年的习惯已经跟出气吸气一样自然而然了。她呆住了一天一地的明晃晃闪晕了她,她差点跌坐在地上.咬破了嘴唇,她昏天黑地地回到家瞪大眼睛躺在床上,李顺回来了心莲装作睡熟了没有出声。她想不管怎么样李顺都会给个说法的,比如说锄头被迎春借去了他是因跟工友喝一杯所以回来迟了,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愿意相信。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